没有故宫灯光秀门票 看看古代皇宫灯光秀长啥样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5-20 03:13   85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没有故宫灯光秀门票 看看古代皇宫灯光秀长啥样

  “花市灯如昼”,在中国古代诗词书画中被无数次描绘过的瑰丽奢华的元宵节,似乎也借着故宫灯光秀与现实世界连接。

  元宵节的起源说法不一。有的说源自古老的对火光的崇拜,有的说可能源自对中国重要神祗泰一神的祭祀。

  但能够确定的是时间,公认元宵节在汉武帝时期已成节日,算起来距今已经有2100多年了。

  我们可以用汉武帝重大的郊祭记录为起点,倒推一下元宵节最有可能的来源。汉武帝在郊祭日里最常去的是位于长安东南郊区的泰一祠。到元宵节,他还会在甘泉宫祭祀泰一。

  泰一本是“五帝”之一的青帝。西汉时的“五帝”系统与《礼记》、《史记》所载的“三皇五帝”不同,其来源是秦国的神祗系统,指白青黄赤黑五帝,掌管金木水火土。

  到了汉武帝时期,天下一统,四海归心,于是有人认为“五帝”系统不符合时代,上书要求将“五帝”合并为大神泰一,居东方。

  泰一就是太乙,或者是楚辞里的东皇太一。只是在不同时期,神格定义有所不同。

  相对于火光崇拜起源说,史籍所载的泰一起源说可能更接近事实。元宵节由典型的中国本土神祗系统演化而来。

  元宵节算是中国节日里的异类。在这个节日,强调的是人性的释放,与陌生人接触。所谓“公子王孙意气骄,不论查识也相邀”,这个节日如同酒神式的狂欢。

  《隋书·音乐志》记载,隋炀帝大业六年时的元宵节,长安“大列灯火,光烛天地”,建国门内戏场蔓延八里,乐队多达1.8万人,舞者多达3万人。百官都搭起棚子观看,通宵达旦。

  各国代表,“自突厥启民可汗以下皆国主亲来朝贺”。因为奢华太盛,以至于宫中有严肃的大臣要求禁止此节。

  与隋重歌舞相比,唐代尤重灯火。特许元宵节前后三天不关坊市,不禁灯火。所谓“新正圆月衣,尤重灯火时。”

  唐中宗体恤宫女不易,特许数千宫女出宫看灯,结果多有私奔逃亡者。中宗也不在乎,自己和皇后也微服出行,玩了一把失踪。

  敦煌寺院和南方道观的燃灯名噪一时。诗人张祜纪念当时盛况称:“千门开锁万灯明,正月中旬动帝京。三百内人齐袖舞,一时天上著词声。”

  隋唐之后,宋朝和北方的辽金两朝对元宵节也极其重视。唐制,元宵节是宫中与民间三天大联欢,宋在开封又延长到了五天,基本是一个黄金周。

  节日期间,开封市民群集御街,南边是百戏、蹴鞠之类,北面是台阶状灯山,许多灯由琉璃制成,绘有山水、神仙、菩萨,灯山顶上还有人造瀑布,宫中贵人们在城楼上观看。

  到节日过完收灯时,皇家还要在大相国寺宴请官员,只有中书和枢密院近臣可以出席。

  明朝时元宵节也是重要节日。明代在宫中造灯山,高达十几层。“饰以金碧,灯如星布”,达官贵人争相效仿。

  史料记载了明宪宗在故宫中过元宵的情景:宫廷画师要时刻跟随宪宗皇帝左右,如实记录所见热闹场景。

  皇宫之内还特地请来了杂技班子,身着盛装的宪宗皇帝坐在大殿前,台下各种杂技表演尽显其能,有钻圈、魔术、倒立等,惊险刺激,令人目不暇接。

  而在宫外,京城除了逛灯市猜灯谜,还有烟火、太平鼓、走百病等习俗。南方苏杭也很热闹,张岱曾经记载一则故事,说元宵节时苏州人发愁,因为天上没有放灯火的空隙了。

  元宵节与宫中灯会,和其他节日一样,寄托了人们的感情。同时,也成为文学名著里的文化布景。

  比如《水浒》里的宋押司,在上元节跑到皇帝的“办公室”里,看到屏风上写着“四大寇”的铭牌中,有“山东宋江”,就悄悄地摘了下来。

  元宵节对人们创作激情的激发也很大。唐朝崔液的“玉漏铜壶且莫催,铁关金锁彻夜开。谁家见月能闲坐,何处闻灯不看来”说的是盛况;

  欧阳修的名作“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满春衫袖”就很惆怅;

  相较其他传统节日背景里以人伦为主的诗作,元宵节的诗作在感情表达上更丰富,也更接近于现代。这就是元宵节的可爱之处。

  如今,往事越千年,故宫博物院94年来第一次举办上元灯会,传承意味不言自明。

  不知道有幸进入现场的观众,会不会看到这绚丽多姿的灯光,“穿越”到古代,吟诗一首呢?